Skip to content →

写在六月初九

债务一笔笔滚动着,轮番对我袭来,然而我需要保持住每时每刻的从容,开始对生活的新的运作。等待着活过来的那一天。

转为码农这个职业两周了,亚健康症状不温不火地留存着,暂时没有爆发的征兆。可是,这挑剔的语气其实与现实并不符合。工作并没有这么令人疲惫。

面包辛苦地度过了离开芬达后的思念期,逐渐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中。饭量见长。

就在此次提笔之前,NASA 发现了 1400 光年处的类地行星 Kepler-452b。现在虫洞变成现实需要了,就像我捡了一个鼠标就差一套电脑了那样地被需要。

想起近日某个下午行走时的图景。这是在有了手机后反而不那么珍惜随手拍照的机会的前提下,捕捉到的为数不多的抬眼照。

 

夕阳下的高压线塔,证明着我们存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事实。今天明天,君已陌然。

Published in Murmur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