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初一 2:33

看了两集剧,时间已至凌晨。楼外的喧嚣终于停歇。终于再次回到熟悉的寂寞中。奶奶家的棉被散发着某种木材的气味。无论搬家多少次,这气味永远无法消散。这是我对奶奶家的记忆,比画面感还真实的唯一部分。也许它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木材,而是某种特定的保存物品的方式才产生的气味。

热闹越来越简短,仪式感越来越浓。我们始终有各种怀念的东西,始终有找不回来的东西。它们不尽相同。有趣的是,把它们组合起来,却总能得到只属于我们这一家的独特的大年。或许我们不独特,而是岁月本来就是从不重复自身的东西而已。

明天我会高兴起来,真正地乐于接受映在这几乎永恒的彩色光斑下的维度。一个没有否定的世界,任何事都是肯定,都把人吸近中心然后狠狠碾压。

懂事,是多么寂寞的一件事。大人已不再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也都已变成了大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