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皮纸一样手感的日子

事情进展很慢。但是顺利的那种慢。

在爷让我退机票,取消游玩的行程。大概是因为对他来说那里真的没什么好玩。待会再聊一下,他再提一次的话就取消行程吧。

我这么做实在有病,让别人迁就自己,自己还去占理。这个唯二的世界真有趣。

老妈隔三差五给我来条信息,生怕我从世界上溜走了。我告诉她,我在阳光明媚的教室里,看那些故纸堆挺费神的。

她能放心才怪了。(・_・;

有两次她来电话时,我都在办公室最忙乱的时刻匆匆几句说身体很好,她能放心才怪了。

公司来了五个鲜嫩的新员工,一问才知,平均年龄不超过十八岁。他们仍在职业学校上学,来这里实习几个月的样子。办公室闲聊多起来了,笑声也多起来了。脱宅后的生活便有了清晰的节奏。好感谢办公室里这群人,让我察觉到自己在往前走着。

只有继续走着,自己才是自己。仅是稍稍一停下来,对カノジョ的思绪就会充斥目之所及的每个角落。

无论是追思过去自己的种种过失,还是幻想车站、街道、气味、肩膀和天真与疲惫重叠着的笑容,这些远到接近太阳的东西,反正都会在熟睡中自动出现,自己只要能在那个世界扮演好路人就好了。

我们本是路人,等待着相遇。

行动着的自己看起来也没那么僵化嘛。虽然领悟事情总是慢半拍,但总归也没有演错角色吧。

如果不是那个角色,却说着那个角色的台词做着那个角色的动作,就会被认为是走错片场了。

WordPress 插件:Multisite Dashboard Broadcast

刚刚架设完毕 WordPress 多站点博客(传说中强大的 WordPress Multisite,现在改名叫 WordPress Network,不停改名,难怪文档这么难找:),有些事情需要交代给所有用户,遂想到通过插件向大家的仪表盘添加一个挂件来显示公告信息。

因为没有找到易用又免费的插件,所以动手做了一个。像这种只是贴个信息的工具,无论如何都是个超简单的插件。然而实际开始做才发现,有很多 WordPress 函数都是头一回接触,加上关于 WordPress 多站点的网友撰文也少得可怜,需要反复翻看官方文档才能玩得转,磕磕绊绊总算做出了第一版来。

Multisite Dashboard Broadcast(仪表盘广播)主要功能

  • 向每个站点的仪表盘添加一个挂件(仅能由超级管理员书写内容)
  • 支持 HTML
  • 初始排列位置在所有挂件之前
  • 站点用户可以移动或隐藏此挂件
  • 支持多语言(目前支持简体中文和英语)

安装好之后,选择『在整个网络启用』,然后就可以去『管理网络->设置->仪表盘广播』页面进行配置了。

杰宝

下载 (The download page is in English)
Multisite Dashboard Broadcast

For bugs and feedbacks please refer to the download page. Thank you.

世界是硬的。

追求着平衡的人们的世界,家具的制造是为了摆平,放置各种各样的物件;信用卡需要用还息为保证;免息信用卡则要限定购买银行指定的商品;当剧情祥和到不赚钱都可以继续打车时导演会选择杀死男主。就算只是做了个梦,也定要从眼中世界里寻找看起来最不可笑的那枚肉丸。青春就这样被套在了一件协调得发紫的外套里。不知有谁能无所谓地站定脚跟。

当无所谓地去做时,无聊的文字自然也就停止了。

人是软的。

以为只能随着世界改变自己形状的人,很小。真正的做法是包住世界。

沙发、夕阳、没暖气的严冬

三体」已经看完,不过想不出什么理由删除它。看到主屏上的图标感觉这是好多年前小时候留下的某个记忆。像星空,有饭友问我读完「三体」后看星空的感觉是不是不再一样,的确就是这种熟悉同时又陌生的儿时记忆的样子。亚瑟•克拉克与库布里克早有表述,在近半个世纪里用文字和图像对读者和观众强调着存在于每个人身上自己与自己这种既熟知又陌生的含义。

如果单从字面去欣赏,再好的作品也有它时代、地域、文化的限制,围绕这三者的点评可以无限期地进行下去,没有平衡点。而对于单个人,他的知解能力无法实现这种无限,必定会存在明晰的边界,因此也就存在一个平衡点。

在这个点上,普通人望不到边界,疯子能够看见,甚至它就在某段边界上。如果它在某段边界外,那可真是极其严重的缺失某样东西了。

自然,我是望不到边界的。过于自信甚至自大的个性还会对此推波助澜。当然我并非认为这样的个性是以模糊、混乱我的视线来起作用,而应该是,它作为脑海世界里的一个扭曲力量,把平衡点四周的空间向外拉伸了。

都是些奇奇怪怪的设定。

Apple 加 Uniqlo?

haha
Apple plus Uniqlo?

趁着 Phoster 限免收了一枚。尤其喜欢折痕效果。于是昨晚躺着边瞌睡边随意做了一张。看到这个红色的样式瞬间只想到这一个词。隐约记得拼这六个字母中途睡着了,突然又醒过来把它拼完并输出了。。

另外,小项目希望周末结束之前可以完成。加油!

带有 USB 输出口的 MIDI 键盘可以通过相机套件直接用于 iOS 设备上

开个博客踹了这么多意(fèi)识(huà),少说也有一两万字了吧?但从此开始写有用的字?做不到的。动笔即有神,掐着我的手,『I must not tell lies』。

真的由于人是不会变的吗?多半是畏惧变化、抵触未知吧。这样一个由『不情愿』堆砌成的世界,之所以能够环环相扣紧密接合地运转,是因为所有人都是扭曲的。

在如此复杂的空间里,给任何事情找个理由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为什么不去欺骗所有人,然后自己过一套自己的生活呢?谁说理想主义一定就是美好的脆弱的呢?它恐怕是『美好的前端、肮脏的实现』流派的极佳例证之一吧!大胆做出来的话,只要页面好看,谁会去管驱动它的程序代码写得多外行呢。

别被我欺骗了,我只想活在自然无意安排的缘分中,说不好谁、哪天就再也不愿停留在这脆弱的缘分里了,因为我不情愿,才会行为得让人发笑。

尽管不愿意,但其实我知道要将你们从相扣的链条上取下来握在自己手里,是不可能的事。我自己也在某根链条上,我自己也是扭曲的。(诶,看到了吧,轻松就可以说出一个『不可能』,然后找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其实溯源到最根本的想法,是因为我自己也害怕破碎吧。)

成长就是这个样的,发现勇敢正在耗尽,于是把自己保护起来,并用不伤害其他人的信条来作为这盔甲。大多数时候它是有效的,因此就可以认定它是可靠的。进一步说,自己去挖掘出那些潜在的使之无效的事情,也不是大多数人(聪明人)的做法吧。谁不希望自己的一生是享受着度过的呢。

想念那道光芒,甚是想念。可它早已被吹散成了细丝,我愿意去收集,于是我是可笑的。

于是,这些原因就这样放在这里了。后悔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只要还在流汗就能毫不怀疑地愉悦起来。

IMG_8042

Spinning mark of wax

Why and why, when the city goes by,
In a yellow overcoat, the suit case rolls off the bumpy path.
Why and why, when you ask for a cigaret,
Among the overwhelming applause, a smile is all that you have.

There are forests for anyone of us,
And that’s how we were told where we are.
But you cannot run without a change,
When you’re sure the time has gone by.

I’m afraid of the change ahead.
I’m shocked by the fear itself
Which is nonexistence, I used to believe so.

The guides hide in every word,
Yet the words could be quite a world of misleading fog.
I know that you are there,
Holding the blinking torch light.

It’s not you.
It was a million of you.

事件记录册『2012·12』

第一个学期风风火火的完结,『夏目友人帐』却完全没有下一季的消息。兴许是没了吧。都看到了父母的故居。真的不打算讲讲祖母的事情了吗?去年的这个时候,祖母仍然在痛苦之中。现在离开我们已经快一年了。这一年发生的事比过去的任何一年都要丰富曲折。最重要的是因为自己在学着看懂人与人的关系。是应该撇去一些偏见,承认自己并没有得到天赋的东西。

粉末状的雪下了几场,距我遥远的仍旧距我遥远,一如既往,速度惊人。

  • 收了四排,出门一本书都不用带了
  • 在爷回家
  • 备考,但没什么头绪
  • 熊猫 49 级了,但直到回家之前大概都没法跟野比同刷了
  • 开始阅读『哈利·波特 7』小说(果然电影还是弱爆了)
  • 考试,准备论文,仍然没什么头绪
  • 和谦一君通过 Game Center 连线切水果,完败!wwwwww ·w·

于是念叨了半年的键盘,新年之后就你了吧!走一代的?

 

日常

确实,每天都是结束。
除了身上的汗,刚才的东西还剩什么?

每天都是开始。
每次呼吸都逐渐让人平静,各种想念却重新涌上来。

活着是无限个奇迹的拼合延续。
就像后天好像会发生许多事,但没有一件实质上与世界末日有关。

确实,最后一个话题表面上是个沉痛的话题。
ーー 每一个活着的日子都是在为死亡做练习。

因此,没有人能够说出更能让我感到欣慰、舒坦的话了。

他怎么就叫东先生了

看在爷开始传图,我也手痒痒了。
在爷刚学使用单反,结果秒速上手。感觉受他影响,我涨了许多姿势。以他的想法,好片的多少只和时间的多少成正比。
周末揣着老贾的镜头拍了几张在爷的头(tú)。他咋拍照和被拍都那么带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