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pper side of clouds

第三次坐飞机,以为很老练了。结果安检小哥把包里的乳液掏出来,你这 200 毫升的不能带,回去办托运吧。于是就滚回楼上办了托运。刚才还在嘲笑那群人排队排得跟狗似的,队尾都到对面柜台的队首了。

飞机停在跑道上排着队,趁这功夫又睡了一顿觉。醒来记得再次体验了一把初加速的快感,然后又睡着了。

为什么人都喜欢不断地追求速度呢?射精的时速是 45 公里/小时,人已经在追求 450 公里/小时和 45000 公里/小时,大概是被困在低于 45 公里/小时的时代太久了。

太阳从顶上把机翼晒得白晃晃,从机翼旁边望下去,是白棉棉的满满一层云。远处似乎还能看到一丝彩虹的痕迹。在云层上现出各种形状,和在地面上看到的不一样,并不是一朵云呈现出某种样子,而是看不到边的云海里,能看到各种地貌:山峦、长江、森林、海滩……就像在看一张晕渲图,好像高低起伏、地形概貌都可以伸手摸到。给云层涂上颜色,可能就可以画出三峡的面貌了。

这次在家时间又不长,最多五天的样子。所以,现在要去吃桔子。

“The upper side of clouds”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